English
English

新闻中心

对话北京华联印刷

2008-08-26

黄良典副总向张林桂总经理(右)赠送礼品

对话
张林桂:北京华联印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
黄良典:金东纸业(江苏)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
他,思维具有前瞻性,行动具有示范性,带领企业迅速发展!
他,用光辉的人性和专注的职业操守温暖着员工的心!
他,爱好文学和摄影,更增添了些许浪漫主义色彩!
他,就是北京华联印刷有限公司张林桂董事总经理,本期我们将走近他,感受他品格中的中国式积淀和管理中的开拓创新!
 
金光印艺大奖
黄良典:我来过华联很多次,每次来都有新变化,体现出了华联对客户的尊重。而金东也是不断的将客户需求放在第一位,更好的服务于客户。去年我们创办了首届金光印艺大奖,感谢像华联这样的朋友们的参加与支持!也祝贺华联获得了银奖。今年11月我们将会在深圳举办第二届大奖,办成大中华区的,同时,在奖项设置上有所调整,宣传品类会分精装和平装。到明年,我们准备扩大到亚洲区,后年就办成全球性的。张总对于此项活动及提升整个中国印刷业水平有何更好的建议?
张林桂:这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创意,一个好的创意首先当有金东产品、金东品牌的支撑。一般的评奖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,而金光印艺大奖能让参评的企业接受,这本身就是金东的成功。我们还将获奖情况作为工作成果上报了公司股东。我认为造纸企业开设印刷大奖是开国内先河,在推动中国印刷水平的提高,促进造纸印刷业的交流和互动方面都有积极的意义。
在此,我有一个建议,希望能在审视书的角度方面扩展一下,我觉得还要考虑书的社会影响。对于大奖制定的参赛作品要用70%金东纸张的规则,我认为是合理的,这个奖是由金东创办的,可以透过这个平台来鉴定自己的产品在社会上的影响,用金东的纸来参赛本身就比较公平。
大奖的专家组成方面是有一定的权威性和代表性的,但随着奖项范围的扩大,希望各个层面的专家都能有一些,要有老的专家,也要有新的专家,要有传统技术型的专家,也要有先进印刷技术的专家,还有引领新潮流的设计师。
黄良典:今年我们会引进台湾专家和设计领域的专家。张总对大奖的论坛主题、形式有何建议?
张林桂:希望主题更加鲜明、内容更加生动,可适当的分组进行互动,充分利用短短的时间,使大家有所提升,这也可以进一步增加大奖的凝聚力。
黄良典:在分组上有何建议?
张林桂:每个组都要与纸有关,比如印前印刷和装订,色彩控制和纸张性能的关系,后加工与纸张特性的关系,其实这些问题,每个公司都在想,都想不透,大家在一起可以集思广益,加深对纸张的认识,这也是对造纸企业的一种启发。再者,还可以是管理课题,比如加深供应链的关系,也可以是造纸印刷新工艺的介绍,每年侧重点都不同。在论坛过程中,演讲的时间不能长,20分钟阐述自己观点,然后的大部分时间用于互动,互动也不要走形式。
黄良典:从第二届开始,我们将同一类作品进行数量限报,您有何看法?
张林桂:这是有必要的,但限报的数量要恰当,针对不同的企业要有所区别,因为企业大小不一样,如果在限报的基础上再细化一下更好。
黄良典:除了评奖外,我们还会为获奖企业进行持续性的后期宣传。
张林桂:这很重要,我希望金东能更广泛的宣传,之前觉得印象不深,宣传还不够,此次通过黄副总亲自的走访介绍,让我知道这个活动的意义和影响,了解到这是一个持续性的活动。宣传是为了让更多企业参与,这是一种广度,但关键还在深度,印刷厂分高中低档,要能保证使用金东纸的高中档印刷厂参加,这很重要。而在后期的宣传方面应当有其目的性,可以从印刷业和纸业共同进步来扩大宣传。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国内外的一些奖,如果没有后期宣传,人们的参与热情就会减退,所以,要激发企业的参与热情就需要有新的技术、新的信息、新的合作、新的经营期望和激情。
黄良典:我们已在大奖网站、业内外网站和《太空梭》上进行了后期的宣传,同时还将获奖作品带出去展览,目前已在台湾、香港展览过了,而后期的工作重点是让大家分享制作工艺。
我们还有一个想法,站在一个鼓励印刷企业都来参与的角度,有计划的分区竞赛,给予西北地区的印刷企业以入围资格参与活动。
张林桂:按中华民族传统心态来说,评奖这是一种喜事,最后的结局是要人人欢喜,我们要像办喜事那样去办奖,日本就是这样的,只要参加人人都有奖,他们会分参与奖、金银奖等等,但要拿金奖就要拼实力了,总之不让人空手而归。我认为只要报名就给予证书,而且参与奖比入围奖来得更适合。
 
《太空梭》俱乐部
黄良典:继金光印艺大奖之后,我们以太空梭为平台成立了俱乐部,以为客户提供更具个性化的服务,您对此有何想法?
张林桂:活动要丰富多彩,每次活动人数不要过多,交流要充分,让大家感觉值得。
 
北京华联
张林桂:北京华联今年已进入第六个年头,她在2002年8月16日成立,2003正式运营,第一年,也就是2003年就实现销售收入1.5亿人民币,2007年时,销售收入实现3亿人民币,华联是国内成长最快的印刷企业,快不仅体现在速度上,最重要的是对市场的占领。速度经济出现,使时间效率上升到重要位置,如果印刷企业没有爆发力是不行的。
黄良典:华联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
张林桂: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诚信、质量、技术、服务、效率。
 
企业文化
黄良典:从一进入华联我们就充分感受到了华联文化,华联有没有形成一套企业文化体系?
张林桂:目前,支撑北京华联运作的有三大支柱,一是员工守则、二是廉洁纪律守则、三是安全守则。同时,我们还形成了16个字的核心价值观:团结协作、廉洁忠诚、拼搏务实、追求一流。团结协作是提倡企业要精神团结和做事团结,应当强调利他主义。廉洁忠诚是公司内部部门互为客户,对外诚信当从内部诚信做起。拼搏务实是我们要永远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。大家都说现在的毕业生不好用,这是由于中国的学校成了养尊处优的地方,而企业是创业的地方,他们来到企业,深感从天堂来到了地狱,就不愿在企业呆着,所以,一点都不懂得艰苦奋斗是不行的,还有就是经营环境不断变化,更需要我们时刻保持持久的工作激情。而追求一流是永远要有追求。
 
诚信客户与关怀员工
黄良典:华联是如何对待客户和员工的?
张林桂:我们与客户之间不仅要在事业上相互合作,还要相互扶持与促进。华联在与客户的交易中,我们有明确的廉洁条款,使客户与我们合作安心,我一直强调我们要快乐的挺胸走在世界上,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。在对员工方面,我们把员工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,让员工有家的感觉,他们有了困难可以找公司,华联的员工95%都是外地人,而且都是年轻人,我们会通过各种渠道关心员工身心的健康。
 
中国印刷业
黄良典:您对中国印刷业在国际上的角色有何看法?
张林桂:我觉得中国印刷业首先应当满足内需,其实中国自己的进步就是对世界的贡献。目前中国还有很多欠发达地区,让中国成为世界印刷基地,我认为是不恰当的,因为中国印刷业的卖点并不多,我们还在用国外设备、原料价格又是国际化的,唯一的、原来说的是便宜的人工,而现在这一说法也渐渐没有了,我们的劳动生产率并没有国外的高,如果将劳动生产率与工资增长幅度结合起来看,我们的人工成本是高的。而中国印刷业会有一定的增长,那是建立在发达国家下滑的时候,毕竟纸资源是恒定不变的,中国国民纸需求如果要跟美国一样,那是不可能,所以我们要合理利用纸资源,提高印刷素质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
 
洗牌
黄良典:中国印刷企业是不是发生了重新洗牌的现象?
张林桂:中国印刷企业洗牌正发生,近两三年是中国超大规模印刷企业出现的良机。但现在中国的资本运作还不畅,可能会推迟出现的时间。做大、做强、做精及客户越来越相对固定化会成为趋势。
 
中国印刷人才的培养
黄良典:现在经常听到客户说印刷学院的学生都不愿下车间,都希望做印前,你们有没有遇到这样的用人瓶颈?
张林桂:中国的培养体制远不如日本,在日本一旦成人式之后,家里仅提供基本生活所需,额外的都要靠自己打工获得,日本的孩子基本上是边打工边完成学业的,这些孩子打工后才知道挣钱多不容易,同时,也造就了他们的经济头脑和刻苦精神。其实,日本的大学环境远不如现在我们中技、中专的学校,而现在的中国都把学生当皇帝了,在家里、在学校里养尊处优惯了,他们进入企业后怎能适应?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加强学生的品德教育,让他们树立正确的职业价值观,没有品德、没有意志,培养出这样的人是没用的,就如我们培养的印刷学生都不愿搞印刷,那培养干什么用。
其实,企业也有责任对学生进行再教育,终生教育。我们的企业不光是用人,还要育人,我们应该把学生培养成品德和技能兼备的人,同时,作为职业经理人还要站着高一点,不用怕培养出的人走了,我们是在为社会育人。因此,我提倡学校与企业合并办学,北京华联也正在做这项工作。
改革开放催征程,与时俱进贯始终
黄良典:我知道张总原来是大学教授,后来又转到企业经营上,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人生经历?
张林桂:最初我在北京轻工学院教造纸印刷机械和印刷机械的,算起来从事印刷行业已经40年了,而真正搞印刷管理是从1988年5月17日,新闻出版署宣布我担任人民美术印刷厂党委书记和厂长开始的,一晃20年过去了,今年5月17日,慧聪网印刷频道将在我公司将会召开“张林桂企业管理20年座谈会”,我有很多想法要讲给我们年轻的朋友们听。今天半夜里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:改革开放催征程,与时俱进贯始终。这正是我20年经营管理的真实写照,其实回头看自己的每一次转折都与改革开放有关系。
现代企业经营管理越来越难了,学问越来越深了,这是由于我们的经营环境在不断变化。其实,在任何环境下都有人前进有人后退,有人诞生有人灭亡,而我们应时刻保有积极的心态,我们要唱着歌前进。
 
人生观
黄良典:您的人生观?
张林桂:我比较提倡利他主义,现代部分年轻人奉行利己主义,凭着自己的好恶来选择职业,就会淡化了对企业、亲人、朋友的责任感。其实,我们应该先想到别人、伙伴。在企业里,我们要让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前景,比如我们这里的门卫,我就同他们说:“你站好两年岗,两年后就到生产车间学技术”,他们都非常高兴。我们的工作除了提高企业销售与利润之外,还要为员工负责。反过来讲大家也会帮我考虑,所以我比较提倡利他主义。我想我的人生价值是为别人创造快乐,别人快乐了自己也会觉得快乐,毕竟社会都是由人组成的,只有大家都和谐了才能快乐。而那种及时行乐,为我独尊的思想是没有前景的。
 
爱好文学与摄影
黄良典:一进来就见到张总的摄影作品,能不能谈谈您的兴趣?
张林桂:我的兴趣之一是摄影,之二就是文学。我经常在公司刊物上发表自己的摄影作品,并配上一首诗。我认为印刷是对摄影、绘画的复制再现,我们的员工要对纸、对摄影、对绘画有了感觉、有了感情,才能更了解自己的产品,对自己的职业认识更深化,而不是仅停留在肤浅的阶段。所以,我的爱好是同推动企业文化和提高员工素质相结合的。
黄良典:张总已出了三本书了,您平时很忙,那写作是如何进行的?
张林桂:我有时在外面演讲,我会对一些观点进行整理与扩充。我认为书不能是为了写而写,必须是自己的感受并加以提升,这才有生命力。
黄良典:从您写的《5%成败论》可以看出您对细节的追求。
张林桂:细节很重要,大事是由小事成就的。由我署名出版的第三本书叫《月季花开》,实际上我提倡的是一种排山倒海之势,也寓意团队精神。虽然我们要每一朵花的娇美和坚强,但只有合在了一起才能成势,而成势后才能所向无敌。为了推行我对管理的思路,我还以自己在社会上的奖金、部分稿费、讲课费设立了一项总经理特别奖,到年底由自己指定获奖者,每年奖励主题不一样,如廉洁风范奖、品格优秀奖等等。我认为企业除了讲绩效外,还应当讲风气,树品格。近期,我还准备发表一篇文章,谈协会不但要为企业服务,还要为企业家服务,中国国有企业太多,我们的一些企业家,尤其是国有企业领导在退休后就什么也没有了,他们精神都没有坚实的附着点,我认为这种机制缺少人性,北京华联正在建一万平方米的二期工程,我们打算建立印刷专家活动中心,提供给北京印刷界退休的厂长、总经理等专家。这些人一辈子为国有企业打工,在管理和技术上积累了大量无形资产,也就是资本,离开原工作岗位后也应当有自己的尊严和位置。
 
推荐书籍
黄良典:张总很喜欢文学,能不能为我们推荐几本好书?
张林桂:我从不同角度来说,从自己的感觉还是推荐自己写的书《5%成败论》,这本书是以案例教学为主。再者,我向员工推荐过《把信带给加西亚》《邮差弗雷德》,向公司的经理们推荐过《利润倍增》。
黄良典:最后,感谢张总百忙中接受采访,谢谢!

主办单位

关注我们

支持单位